抗日战争时期安阳地下交通线的建立及意义

2020-09-14   来源:安阳日报

原标题:抗日战争时期安阳地下交通线的建立及意义

□中共汤阴县委党史研究室  赵江兴

    安阳市西望巍巍太行山,东向广阔的冀鲁豫大平原,是山地与平原连接的纽带,一向为兵家必争之地。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副总指挥彭德怀率领八路军挺进太行山,开辟了太行山抗日根据地。1938年以后,按照两位首长的命令,129师、115师先后分遣劲旅自太行山东出冀鲁豫平原、齐鲁平原,在当地抗日武装的配合下,创建了冀南、冀鲁豫等抗日根据地,这些根据地在抗日战争时期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

    一、安阳地下交通线的建立

    百团大战以后,日军在华北极力推行“三光政策”和“治安强化运动”,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疯狂蚕食、分割我抗日根据地。

    为打破日军对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和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重重封锁,八路军和根据地领导决定开辟第二条战线:在敌占区建立两根据地之间的地下交通线。

    安阳地下交通线的建立始于1940年春。1941年以后,八路军前方总部(简称八路军总部或总部)和冀鲁豫军区先后建立专门机构,从事地下交通线工作。

    l940年5月,冀鲁豫军区一分区司令员朱程指派黄世贤赴安阳东部一带,从事地下交通线的创建工作。黄世贤在安阳县庞湾拜访了曾在抗大学习、时在家乡从事地下工作的李业茂,向李业茂转达了朱程关于在安阳一带开辟地下交通线的指示,要求李业茂大力协助。李业茂接受了任务,并把自己的居所作为最初的秘密联络站。此后,黄世贤、侯兆璞、李业茂等人又在安阳东部的北故城、羊店、杨奇等地建立了秘密联络站。是年6月,开始护送我方过往人员。

    1941年,抗日战争进入困难阶段。鉴于敌人对根据地封锁日益加紧,根据地之间的联系愈加困难,八路军前方总部遂于1941年6月在林县任村建立了豫北办事处。豫北办事处是八路军总部的一个工作机构,在业务上属总情报处。彭德怀亲自委派八路军总部高级参议王百评(魏梦岭)任办事处主任,同时抽调30余人开展这项工作。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负责领导办事处工作,左权牺牲后由滕代远领导。

    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亲自向王百评交代了三项任务:在敌占区的大中城市和伪军中开展派遣工作,并担负总部情报处的交通联络任务;开展豫北一带敌占区和友邻区的统一战线工作,团结爱国人士,共同抗战;开辟通往冀鲁豫和冀南抗日根据地的秘密交通线,护送来往干部,转送军需、民用物资等。

    1942年春,冀鲁豫军区根据八路军总部指示,指派军区联络部副部长王乐亭着手筹建冀鲁豫军区第一办事处(因办事处设在内黄井店一带的沙区,所以也称沙区办事处),在安阳、汤阴、浚县等地区开辟冀鲁豫根据地与太行山根据地之间通过敌占区的秘密地下交通线。是年5月,沙区办事处(开始称沙区工作团)成立,王乐亭任主任。沙区办事处是冀鲁豫军区开展对敌斗争的秘密机关,由冀鲁豫军区敌占区工作委员会统一领导。

    由于实行了敌变我变、公开和隐蔽斗争相结合的两手策略,沙区办事处在卫河西部地区和平汉铁路沿线打开了一个崭新的斗争局面,粉碎了日寇封锁、分割我抗日根据地的阴谋,保证了我华东、华中、冀南、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同太行山根据地和延安的联系。

    豫北办事处与沙区办事处密切配合,在冀鲁豫根据地和太行山抗日根据地之间建立了两条地下交通线。

    二、安阳地下交通线的作用和意义

    抗日战争时期的安阳地下交通线主要由太行山根据地边区的豫北办事处和冀鲁豫边区的沙区办事处负责建立和领导,是在两根据地之间建立的一个人员来往、物资运输、信息畅通的通道,因其全程均在敌占区,是在日伪统治区建立的秘密交通线,故称安阳地下交通线。

    安阳地下交通线的建立,打破了日军的封锁,极大地缩短了来往交通的路程,保证了华东、华中、山东、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同太行山直至延安的人员、文件、情报和物资往来,对抗日战争的长期坚持和最终取得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安阳地下交通线从1940年建立到抗日战争胜利,一直畅通无阻,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里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一,地下交通线及时安全护送了大批党政军干部安全过境。

    据不完全统计,抗日战争时期,从两条地下交通线过往的党政军干部有1万多人次。

    1942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华中局书记刘少奇自新四军军部返回延安,于9月间抵达冀鲁豫军区司令部所在地。当时,刘少奇听取王乐亭的建议,说服随行人员,让随行人员走另一条线。他由王乐亭护送,单独走一条线。当时刘少奇化名胡服,身份是山东大学教授,目的是去太行山根据地参观,途中第一天住辛村伪团长韩守业处。次日,韩守业派乡丁用轿车将刘少奇送至崔家桥王自全处,再由王自全用轿车送过平汉路敌人封锁线,一直到其所辖地盘边沿。第三天夜,刘少奇穿越水冶至观台之间的敌人封锁沟,于次日晨到达与根据地交界的地区。刘伯承师长立即派骑兵将刘少奇接到任村豫北办事处。

    1945年6月,中共中央北方局太行分局书记、一二九师政委邓小平到冀鲁豫边区检查、指导工作,返回太行时,由沙区办事处交通科长马赛护送,沿安阳地下交通线安全抵达目的地。途经浚县、汤阴交界地带天门会武装所占地盘时,因白天不便行动,邓小平一行便隐蔽在一开明士绅家休息。入夜,邓小平一行继续赶路,当行至淇河东岸时,突然发现对岸一队伪军在沿河巡逻。这段河床较浅,是唯一可徒涉之处。为了迅速摆脱敌人,邓小平同志用调虎离山之计将敌人引开,涉过淇河,次日黎明顺利抵达太行山根据地。

    第二,地下交通线对于打破敌人对根据地的经济封锁起了重要作用。

    当时,敌人在对我抗日根据地军民实行军事围攻的同时,还实行了严密的经济封锁,大大加重了根据地军民物资供应的困难。按照八路军总部首长指示,豫北办事处组织宏盛昌货栈、同仁货栈大量收购根据地土特产花椒、黄麻、核桃、党参等山货,利用敌占区商人关系,通过地下交通线运到安阳,转销北平、天津、郑州、开封等大中城市,以此换回造币纸、印刷机、电池、伪币、黄金、银元和枪支弹药等物资,其中一次就换回子弹30万发。太行山根据地生产的军火和印刷的冀钞也源源不断地通过地下交通线运往冀南、冀鲁豫根据地。1942年至1945年4月间,经辛村联络站运入太行山的土布有15万丈之多,经地下交通线运入太行山的粮食在百万斤以上。与棉布、粮食相比,运入太行山最多的是食盐,最多的一次竟组织了230多头牲口,满驮食盐到达太行山根据地。地下交通线的建立,使根据地之间、根据地与敌占区之间进行了沟通往来,打破了日军的经济封锁。

    第三,地下交通线加强了各抗日根据地之间的通信联络。

    地下交通线传递的各种信件、报刊的流通,有利于中央根据地了解各根据地及敌占区最新情况,有利于中央制定正确的相关发展政策和和对敌方针,有利于中央根据地更好地指导其他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发展。1941年以后,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对冀南、冀鲁豫、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指示、文件以及《新华日报》等报刊多数经过地下交通线运往各抗日根据地,有力地指导了各抗日根据地的对敌斗争。

    第四,地下交通线及时、准确地传递搜集到的日伪情报,保证了根据地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1942年以前,由于情报工作开展得不够好,在日伪扫荡时,往往形成被动挨打或是消极应战的局面,给抗日根据地军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很大损失。沙区办事处建立后,及时派专人搜集日伪情报,很快扭转了过去被动挨打的局面。豫北办事处、沙区办事处、卫西工委等组织都有人员打入敌伪组织内部,有情报及时进行传递,成功地粉碎了日军的一次又一次“围剿”计划。

    总之,在日军对抗日根据地层层封锁的形势下,途经汤阴县的两条地下交通线在当地党组织和群众的密切配合下,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 编辑:张晓萌 责任编辑:张丹 )

版权所有:安阳日报、安阳少年报、河南手机报安阳版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安阳网发布,安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安阳网-安阳日报”或“安阳网”。版权合作联系:0372-256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