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坛随笔|师者,德也

2020-09-03   来源:安阳日报

原标题:师者,德也

□田秋藤

隐秘的伤害

    颜渊这样形容自己的老师孔子:“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师者德也,循循善诱,学生从之,如琢如磨,这是多少为师者理想的一种抵达。但有再多美好,也不能掩盖师德缺损之下伤害的存在。如果我们没有面对问题的勇气,那累积多少年月也无法解决问题。

    前几年,外地的亲戚给我讲了一件事:小学二年级的语文课上,小朋友们正在练习“笨”的组词,老师提问了一排同学,轮到最后一个小女孩时,该组的词都组完了,“笨鸡”“笨鸭”“笨猪”等都有人说了,所以她只能组“笨蛋”。但这位老师却说:“你就是笨蛋。”全班50多个小小的孩子一片愕然,不知谁的错,也不知老师的怒气从何而起。当这位亲戚的女儿回家说这件事时,伤心地哭了。

    有一种伤害是语言暴力。我们谈损害师德时常常不包括这个,没有明确的规定和其相关,在日常的教育行为中常常不被注意。小小的孩子,面对老师没有辩解的能力,处于绝对弱势置,他们对社会的认知也如同白纸一般,我们在上面涂抹成什么样子,学生就会信以为真、追之随之。那这样的语言暴力之下,根植于爱的教育,何谈?立德树人的教育目的,何谈?

师德的高点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是孔子的学生曾点在谈自己的志向,简单朴实,勾画出一幅春日郊游图,呈现给我们生命的充实和欢乐:阳光下、春风里,人们沐浴、唱歌、远眺。当然,我们的大教育家孔子教授学生时也是这样无忧无虑、身心自由,我们似乎从中感受到春的和熙、歌的嘹亮、诗的馥郁。

    社会大潮滚滚向前,我们享受着社会文明发展的成果,同时,也必然要承担快速发展带来的弊端。教育越来越细化、越来越进步,也越来越焦虑。评价标准越来越具体,训练的手段也越来越走向极致。所以我认为,如果师德有一个高点的话,那就是做一个有一些教育理想主义色彩的人,做一个不被时代、各种评价标准完全裹挟的人。

    吕叔湘先生说,教育的性质类似农业,而绝对不像工业。工业是把原料按照规定的工序制造成符合设计的产品。受教育的人却跟种子一样,全都是有生命的。所谓教育,最主要的是给它水、阳光、空气等,激发它的生长潜能,让它开花结果。

    不管是教学者还是受教者,都应该是个性化的、体验化的,当目的和高效悬置于前时,我们常常一路狂奔,却越来越偏离了教育的本质和初心。师德不仅体现为有责任心、有敬业心,同时也体现为能在四面八方的压力之下,做一个教育的理想主义者,不唯分数、不唯排名,而是思考通过我们的教育教学激发了他多少思考活力和学习热情,有无陶冶其品德、启迪其智慧。

实现的途径

    什么是师德实现的最佳途径?我认为是自我精神和职业的升华。

    当我知道我的学生本硕博连读之后在武汉大学口腔医院工作,并且从事的方向是口腔肿瘤医学研究和治疗时,我骄傲极了;当我看到我的学生在五中当班主任,认真地教书育人,我骄傲极了。相信每位老师都有无数次这样荣光的时刻。曾经历种种,饱尝各味,在学生收获青春的惊喜时,老师作为他们的战友,也觉得年轻了一把、热情了一把,收获了许多。我常常觉得人生会因劳顿负重而更真实、更有存在的意义。

    一中的校园里有两排遮天的槐树,那是建校初期前辈们亲手栽下的。往时间的纵深处望,有时觉得很神奇,有些东西可以永久不变,甚至一直在生长。在满是槐蕊的路上仰望,那透过树叶摇曳的天光洒在你的脸上,这时候会有在校园里教书的寂静与欢喜,众人热闹,宁愿索然。纪伯伦说:“在工作里爱了生命,就是通彻了生命最深的秘密。”

    反其所学,皆成性格。“这个世界怎么了”是每个时代都必经的拷问。我们努力地克服时代的弱点,让安阳一中的青年学子们摆脱冷气、摆脱矫揉造作气,一路向上走。古人追求立德、立功、立言之三不朽,我们的学生因为我们的教育和言行而热爱科学、追随真理,有良知,更理性,认为自己不是置身于时代之外,而是和他人息息相关,我认为那也是一种不朽,甚至是做教师的终极幸福感。

    (作者单位:安阳一中)

( 编辑:张丹 责任编辑:任静雅 )

版权所有:安阳日报、安阳少年报、河南手机报安阳版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安阳网发布,安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安阳网-安阳日报”或“安阳网”。版权合作联系:0372-256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