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记忆中的文化路

2018-01-12   来源:安阳网-安阳晚报
移动发短信DDSJB至10658300,联通发短信3ay至10655885,电信发短信503至106592066订阅河南手机报安阳版(大鼎手机报),3元/月。

□朱先河

    一座城的温度,绝对不能用高楼大厦的高度来测量,而要走进幽深曲折的小巷去轻轻触摸感知。一座城的中心也绝不在崭新的地标,而是散落在胡同口的门楼和绿荫里。一座城的历史也不仅仅记录在庙堂,更口口相传在街头巷尾。

    文化路原来就是承载了太多人记忆的小街,如今,路两侧的店面都拆除了,那些人的记忆找不到家了。于是,我决定写点东西纪念“消失”的文化路。

    文化路之所以得名,应该源于西有老师专和体校,北有东南营小学和老五中,东有市一中,有文化的人和学习文化的人行走在这条小街上,不叫文化路都不行。路两侧高大的法国梧桐遮天蔽日,东侧紧紧靠着老一五一医院,西侧紧靠师专,简易房屋鳞次栉比,小吃馆、小货店就一间挨着一间开着。学生们往往在放学后,三五成群,左手一袋瓜子,右手一碟烤串,成了小街独有的风景。

    如果一个地方能不时入梦,肯定是因为一个人,或是源于一段事。

    在师专读书期间,个人没有那份吃的兴趣,也没有那个财力,倒记得文化路中段有一个旧书摊,是我留恋的地方。买旧书节约了开支,又多出一份沙里淘金的乐趣,完全抵得住美味的诱惑。

    小街变得温暖起来,是因为女儿月月在东南营小学上学,六年光阴,多少故事?只一件,成了我们全家人的共同记忆。中午时分,从放学的学生堆儿里唤来女儿,二八大车穿梭在人群中。庆发生煎店门口必须要停,月月一跃而下,排队取食,一袋生煎包两根竹签是标配。一路到家,正好吃完,岂不美哉?

    后来,月月读高中了,又回到了这条小街,每日独自奔波。晚上,我习惯推着自行车散步去接她。春去冬来,一家小小的面包房,不知不觉融入了我的记忆里。为了准备早点,当然也是晚自习后的加餐所需,我经常从一家名叫“上海面包房”的小店买面包。一日,寒风刺骨,我快走到店门口时,瘦小的店老板探着头迎我:“天太冷了,我准备早些关门,可觉得你该接孩子放学,怕你买不到面包,就等等你。”店里暖暖的灯光把店门口不大的地方包围起来,空气里像流淌着奶油,软软的、糯糯的,小街变得温情起来……

    再后来,街没有变,人却换了。儿子每次从这里经过,土掉渣烧饼、肉锅盔总会二选一,偶尔光顾谢家米线,小家伙对这文化路的熙熙攘攘也兴趣浓厚。

    如今,庆发生煎、上海蛋糕房、掉渣烧饼、谢家米线都搬走了,路变得宽敞了,把这一切都隔离在了记忆里。

    文化路的旧日繁华不在,想想还是有些不舍。

(  责任编辑:任静雅 )
版权所有:安阳日报、安阳日报新农村周刊、安阳晚报、安阳慈善、大鼎手机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安阳网发布,安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安阳网-安阳日报”或“安阳网”。版权合作联系:0372-256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