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风吹过梧桐路

2017-12-27   来源:安阳网-安阳晚报
移动发短信DDSJB至10658300,联通发短信3ay至10655885,电信发短信503至106592066订阅河南手机报安阳版(大鼎手机报),3元/月。

    □程 龙(汤阴县)

    寒风吹过,落叶归根,由来已久的思念,或是一股淡淡的乡愁,或是一阵淡淡的暖意。记忆的碎片凌空飘散,在同样的冬季再次浮现,流年里逝去的情愫,封存的心事,在催人清醒的冷风中一一放逐。我在干冷的冬天,在回忆散落的梧桐树下,重温着那些或温馨、或无奈的往事,费尽心思地去追寻那些依旧怀念的往昔……

    印象里,那条路的两侧,自始至终长着成排的梧桐树,儿时的梦陪着小树一起长大,在尘土飞扬、并不宽敞的小路上奔跑玩乐。那条路,连接了家和学校、梦和远方,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黄土路,延续了爱和希望,延伸了生命旅途中想要抵达的风景。雨雪之后泥泞的道路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泥巴粘在鞋子和裤脚上,回到温馨的家,祖母总会费心地给我擦拭干净,然后捧着做好的饭放在我面前。那是并不宽裕的年代,热汤面是寒冬里最好、最美的吃食,没有肉,没有鸡蛋,只有白白嫩嫩的面条和清清淡淡的汤水,零星的菜叶夹杂在汤面里,显得弥足珍贵!童年,总会认为祖母身上的味道,就是那碗喷香的面条所散发出的香味,而归家的欲望,便是祖母做的饭菜,还有她温暖的怀抱……

    年岁的更迭,时光的流逝,我再也无法从容地走过那条路。柔软的土路,绵绵的亲情,通通都尘封在坚硬的水泥路下。冬风掠过的家园倍感凄凉,霜雪侵袭的路途倍感孤独,仍旧稚嫩的脑海里,依旧浮想着一幅永不褪色的画面:一位安详的老人,拉着一只小手,往来于家和校园、梦和远方,彼此开怀地说笑……泪水化作雨雪、化作悲痛、化作伤感、化作无奈,更化作一种不再矫情且格外坚强的振作,我走在光洁的路面上,看着那一棵棵已经茁壮的梧桐树,内心也变得坚硬、变得坚强。树下的我,仿佛就在某一片冬叶被风拂起的一瞬间,在冬叶归根的一刹那,开始释怀那些不可逃脱的厄运,开始放下那些不可避免的伤害!

    青年时候的出走,让我暂别故乡,暂别伴随我二十年的梧桐路。独在异乡,我仍在一股浓烈的乡愁中去拼尽全力想象它的姿态、勾勒它的模样,我想象路边的种种变化,想象梧桐年复一年地黄绿交替,想象那些和树有关的亲情,和路有关的往事。再次回到那思念许久的家乡,早已变了模样,路边低矮的平房已经被崭新的楼房取而代之,柏油路面代替了曾经的土路,原先熟悉的事物变得格外陌生、格外生分,唯一不变的,还是那些树、那些情。或许,那段贫困但温情的岁月,早已随冬风飘逝,那些渐渐远去的亲情,只得当作一份每逢想起便会会心一笑的美好印象,而我,则更加珍惜眼前的人、眼前的光景……

    北风徐徐,走在那条宽敞的梧桐路上,已然没有了当初年少时的那份执念、那份天真。我曾埋怨过命运的狠心,带走了许多美好的从前,晨起暮落的日子,渐渐淡化了心灵深处那道伤痕,脚下的步履逐渐沉稳,我始终保持一种平常心,去应对生活里的坎坷与多彩。在浪漫的梧桐树下,在寒冷的隆冬夜晚,我收获始终如一的爱情,收获清如水的友情,恬淡随意的生活让我相信,柴米油盐也可以浪漫如歌,酒逢知己也是一种难得的快乐!

    冬风不再凛冽,它丰满了流年,温柔了过往,有梧桐相伴的路上,有冷风吹拂的冬天,洒满了点点滴滴的欢乐与惆怅。美好的冬日,一半属于明媚,一半属于忧伤,或悲或喜的感慨,在寻常烟火里凝结成霜,纵使天寒地冻,纵使容颜沧桑,亦要让枯瘦的光阴长满诗意,亦要让随心的喜悦永驻心间,那由来已久的梦想,依旧穿行在长满梧桐的道路上,永不停歇,永不止步……

( 责任编辑:方敏 )
版权所有:安阳日报、安阳日报新农村周刊、安阳晚报、安阳慈善、大鼎手机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安阳网发布,安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安阳网-安阳日报”或“安阳网”。版权合作联系:0372-256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