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里的老槐树

2017-12-07   来源:安阳网-安阳晚报
移动发短信DDSJB至10658300,联通发短信3ay至10655885,电信发短信503至106592066订阅河南手机报安阳版(大鼎手机报),3元/月。

    □赵全孝(北关区)

    胞兄比我长五岁,我们都已过古稀之年。一次,我们老哥俩聊天,他问我:“你还记得咱院那两棵老槐树吗?”我说:“记得,那怎么能忘呢?”

    说起老槐树,引起了我们的沉思。老家在农村,住的四合院。我家住西屋五间瓦房,门前有两棵老槐树,据说是祖辈留下来的,树长得茂盛粗壮,一个人抱不住,树阴遮盖了大半个院子。这两棵树,为我们的小院增添了生气和光辉。

    春天,万象更新,万物复苏。母亲总是说,树要出芽了,着绿装了,快给它浇浇水吧。我们一桶一桶地给树浇水,总要让将要睡醒的大树喝个够。随着天气的渐暖,树芽悄悄地长了出来。由含苞、嫩绿,再变成深绿色。院子披上了绿色上装。真是满院绿色、满院春。在这样的环境下,心情感到特别舒畅。那时也不懂什么环保,也不知道绿色对生命的意义,只知道树能成材,成材就能卖钱,或做家具。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夏天,老槐树下成了大人小孩乘凉的好地方,女人们坐在树下的小凳上做针线活儿,孩子们铺上席在上面滚爬、嬉戏。树上小鸟成群,喜鹊枝头,喳喳直叫。怕鸟屎落在头上,大人们总要设法把鸟群轰走。鸟儿也好像看中了这两棵树,不一会儿就又有鸟飞来了。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槐花在未开之前称槐米,它不仅是药材,而且是食用色素的原料。槐叶可以食用,北方人喜欢喝槐叶粥,有清热解毒的功效。但父母亲从不让人到树上扒枝捋叶,怕给树带来伤害。槐豆角虽然苦,但用它泡水却是夏季清热解毒之饮品,所以每年母亲要拽一些加工后存起来,以备泡水之用。

    冬天,老槐树成了我家的天然储藏架。过去是“糠菜半年粮”,初冬季节家家户户都要储存一些菜,以备过冬,或来年青黄不接时食用。白萝卜还有包芯的大白菜,可存放在地窖里,而萝卜缨、小白菜、芥菜秧之类,也不舍得扔掉,父母亲总要把它们编成一辫辫的,搭在树上,既不占地方,又便于晾晒。老槐树被秋风刚脱下盛装,如今又披挂上阵,树上悬挂着一辫辫的蔬菜,间或有几串红辣椒,还有一辫辫小红萝卜,真是琳琅满目。

    无论春夏秋冬,老槐树总是默默无闻地陪伴着我们。

    可是,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老槐树还是离开了我们。1948年春天,赶上祖母重病在床,父亲无奈之下,以五斗米的价格将老槐树卖给了别人。在砍树那天,母亲心疼地说:“给槐树烧炷香吧,请它能原谅我们。”

    几十年过去了,老槐树庄重憨厚的形象,还老是在脑海里呈现。现在家乡变了,旧貌变新颜,人们富起来了。假如老槐树还在,一定会被作为古树保护起来。

( 责任编辑:方敏 )
版权所有:安阳日报、安阳日报新农村周刊、安阳晚报、安阳慈善、大鼎手机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安阳网发布,安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安阳网-安阳日报”或“安阳网”。版权合作联系:0372-256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