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说中国古代的“马拉松”

2017-11-13   来源:安阳网-安阳晚报
移动发短信DDSJB至10658300,联通发短信3ay至10655885,电信发短信503至106592066订阅河南手机报安阳版(大鼎手机报),3元/月。

    “健足欲追千里马,罗衫常惹尘埃,神行太保术奇哉。程途八百里,朝去暮还来。”古人对于“马拉松健将”,常不吝赞叹,像这一句,便是120回本的《水浒传》对“神行太保”戴宗的称颂。无论是什么项目的运动,奔跑的时候总是那么健朗那么有活力。这不由得让我想到,在所有的运动项目中,奔跑和跳跃这些不倚仗任何道具的古老项目,虽历经千百年,依然那么有魅力,至今我们在健身房在操场,还有那么多人在奔跑……

    ●中国古代的跑步运动

    夸父逐日这个《山海经》中的神话虽然是人类征服自然的一种幻想,但人类长跑能力在征服自然过程中的作用,却给人类的想象提供了基础,也借这个神话反映了上古人类对长跑英雄的纪念。到了周朝时,出现了“跟随马车跑步的步兵”,西周青铜铭文《令鼎》中记载了一件步兵跟随马车跑步的事情。因为西周的战车——“驷”,是四马一车,但是在战场上除了有驷在前面冲锋,扫清障碍,后面也要跟着72步卒才能扩大战果,这种配合非常重要,因而要求步卒必须要具有长跑能力。当年周成王就是用赏奴隶十名来激励手下的步兵坚持长跑。

    到了汉代,出现了职业跟随马车跑步的人“五百”,或者叫“伍伯”。其职务是在高级官吏的马车前做鸣声开道的工作,所需要的基本技能就要能跟上马车的跑步速度,其实汉代的竞赛蹴鞠也是用游戏的方法来训练跑步能力。

    另外,汉代还出现了兴奋剂——其实应该算是养生的药方——《疾行方》,就是如何提高跑步能力的方子,其中有五条是服药法,有药丸有粉滓有干汁,有五条是巫术,从科学的鉴定来看,无论是药物还是咒语,都不能对跑步者的生理起到任何有效的作用。但是服药后能对跑步训练起到心理暗示作用,这是有道理的。汉代画像石中有多幅《伍伯图》,我们就看到了许多雄壮有力,跑步姿态矫健,能与马车赛跑的伍伯。

    古代史料记载快跑的人,大多用的形容词是“走及奔马”“马驰不及”“跳走如飞”“足追四马”(稍稍解释下,走:跑;及:比得上、赶得上;驰:马跑得快),或者是“日走二百里”“日行三百里”,都是比较模糊的数字。比如隋代有一个叫麦铁杖的人,以渔猎为生,能“日行五百里”,后来他在杨素的军中充任一名小校,专事刺探敌情。有一次,杨素从前线策马回京,麦铁杖作为随员疾步紧随,从未被落下过,使得杨素赞叹不已。

    只有《魏书》有具体描述,有一个杨大眼的故事。魏高祖征兵南伐,派尚书李冲典选军将。有个叫杨大眼的人,在考试完骑射兵器击刺之后,向主考官请求说:我还有一项绝技,请求测试。李冲答应了他。杨大眼取出长绳三丈系在头上,快跑之后,绳子被拉直成一条直线;又与快马一同比试,比马跑得还快。虽然没有具体成绩,但是通过实验可以得到一些数据,三丈长的绳子跑起来被拉成一条直线,一百米的速度大约是在11秒左右。

    宋代在邮递行业出现了——急脚递,可以说这是疾跑人才从军事转向了城市商业文化。

    ●●趣说苏东坡和“马拉松”

    不想失败,便要努力奔跑。

    对于谪居海南的北宋文豪兼政治家苏东坡而言,“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流放天涯,又何尝不是一场人生的马拉松呢。

    “马拉松”的名称,源于公元前490年希腊波斯战争中的马拉松战役。或许是冥冥中的巧合,北宋绍圣四年(1097年)至元符三年(1100年),远在东方的苏东坡,在儋州的客居生涯中写下了十六篇“海外论”,论管仲、论伍子胥、论范蠡、论商鞅……其所论之人,大多与军事有关。其中,不乏长跑拥趸。

    以管仲为例,其在《管子·兵法》中提出的“进退若雷电”“逐退若飘风”,和练兵“五教”的“第三教”——“教其足,以进退之度”,便是要求士兵们要练习奔跑技能,要跑得快、跑得远。伍子胥协助吴王阖闾练兵,也取得了“奉甲执兵,奔三百里而舍焉”的效果,即经过训练,吴国的将士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奔跑能力,可以一口气全副武装地奔袭300里,相当于今天的105公里。而商鞅力荐秦国变法后,秦国也逐渐涌现出了一批善于疾驰冲击的“锐士”,以致荀子在《议兵》中感慨道:“齐之技击,不可以遇魏氏之武卒;魏氏之武卒,不可以遇秦之锐士。”的确,古时的人们为了赢得部落、政权、国家间的胜利,对于将士的长跑能力颇为重视。《中国体育通史》就载,早在“夏、商、西周时期”,“这一类运动形式已经具有一定的规模和特色了。当时,统治者很重视对武士的长跑训练,经常采取各种手段训练武士的长跑技能。”西周令鼎上的铭文,也记载了周成王奖励能与马车并驾齐驱的“飞毛腿”的故事。而其后的历朝历代,同样把长跑作为军人的必修课,并留下了“兵贵神速”“逾高绝远”“轻足善走”等与善跑相关的成语。

    苏东坡所在的大宋,也有《宋史·兵志》为我们还原了当时的规定:招募兵丁,“先度人才,次阅走跃”;提拔士兵,“有司先阅走跃”。北宋官修的军事著作《武经总要》中,也要求步兵要先选出“马拉松”好手,“先以强力疾足、负重能走者三千人,次能射远趋二百里者三千人,次能射亲(射中靶)者四千人,次但能射远者四千人,次壮硕轻勇能格斗者一万人,总两万四千人。”

    ●●●元帝图帖睦尔和“马拉松”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智者胜,智者相逢先者胜。

    遭遇战、奔袭战、追击战……硝烟四起之时,确显善跑之威。不过,古时的长跑好手,不仅紧俏于军事,在驿站传递等民用事业上,他们也颇有市场。像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马前卒”,最初说的便是在高级官吏的马车前吆喝开路的“伍佰”,需要有速度、有耐力,能与马车一较高下。

    苏东坡遇赦北上231年后的1321年,海南岛又迎来了一位特殊的流放者——元代当朝皇帝硕德八剌的堂弟图帖睦尔。虽说被遣,但是由于心态平和,其在琼州倒也“越历年岁,有安无苦”,甚至还有传说称他邂逅了陈谦亨元帅的侍女、“通词翰、善歌舞,声色并丽”的青梅,并在南雷峒主的帮助下,留下了一段情爱佳话。想来,“既来之则安之”的他,在天涯之时应该从未想过,他竟能于1328年登基改元,并多次享受众多“马拉松”高手的膜拜。

    元代的“马拉松”大赛,实际上叫做“贵由赤”,与现代马拉松运动相比,更需“马力”。两条比赛线路的距离,都比42.195公里远出很多。元末明初陶宗仪所著的《南村辍耕录》载:“贵由赤者,快行是也。每岁一试之,名曰放走,以脚力便捷者膺上赏。”“在大都,则自河西务起程;若上都,则自泥河儿起程。越三时,走一百八十里,直抵御前,俯伏呼万岁。先至者赐银一饼,馀者赐缎匹有差。”180里的距离,要在三个时辰即现在的6小时内跑完,并到皇上面前跪拜祝福,即便是如今的专业运动员,恐怕也不容易做到呢。

    而对于这些健儿,不仅图帖睦尔会给予相应的赏赐,文人墨客也争相咏颂。譬如“以布衣幞被,岁走万里”的元代诗人杨允孚,在《滦京杂咏》中,就记录了一次丞相府家将勇夺第一的赛事:“九奏钧天乐渐收,五云楼阁翠如流。宫中又放滦河走,相国家奴第一筹。”而被图帖睦尔任命为两淮都转运盐司使的元朝文人许有壬,也挥毫《贵由赤》:“健步儿郎似乐云,铃衣红帕照青春。一时脚力君休惜,先到金阶定赐银。”元末明初的张昱,亦作《辇下曲》赞:“放教贵赤一齐行,平地风生有翅身。未解刻期争拜下,御前成箇赏金银。”从这些字里行间,我们不难看出,成功“转型”为体育赛事后,早在元代,“马拉松”便受到了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平民百姓的热烈欢迎呢。                   (据国际在线)

( 责任编辑:方敏 )
版权所有:安阳日报、安阳日报新农村周刊、安阳晚报、安阳慈善、大鼎手机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安阳网发布,安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安阳网-安阳日报”或“安阳网”。版权合作联系:0372-256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