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前辈“匠人”的精神实质

2017-09-13   来源:安阳网-安阳日报
移动发短信DDSJB至10658300,联通发短信3ay至10655885,电信发短信503至106592066订阅河南手机报安阳版(大鼎手机报),3元/月。

    □ 王献青

    我不是什么作家,也没有值得欣赏的美文。我自知文笔有些拙劣,读起来可能就像一杯白开水,里面可能没有多少文学内涵或能量,但里面有我对生活的理解,有生活折射进入我大脑里面的本能反应。

    我感觉文学作品就像是干体力劳动,累了出了一身汗,汗滴是干活儿的副产品,而原来干活儿的初衷和目的不是为了出汗。有许多事情,我被感染,有一种鬼使神差,做了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了什么的事情。特别是我写散文集《南湾乡愁》,基本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稀里糊涂写了这么多文字。只记得第一次写《岭南记事》,在微信上写,有人点赞,后来又有好多人点赞,我第一次发现我还会写些文字。

    那么我怎么又和小说挂上钩了?而且一个没有写过小说的人要写长篇小说,是不是疯了? 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学问,还斗胆触及如此大的课题——“工匠精神”,而自己又没有卖弄文字的必要,何苦在高铁上、在上飞机前、在别人休闲的时候、在深更半夜、在手机屏上,用指尖一个字一个字迸出来,8个月迸出了30万字。这些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的力量源泉究竟在哪里?我在思考,也许人往往没做过什么事情,就会“初生牛犊不怕虎”,越是无顾忌,可能就越是自然而然的。

    我对“工匠精神”的最初认识是几年前,中关村创始人之一的张志昌先生来到了林州,我和宋上举在一个茶馆陪他聊,研究林州如何发展,他谈到了中关村的创新精神,谈到了林州建筑工匠的传承,谈到了林州人骨子里本真的精神内核“匠人”。 以红旗渠为背景拍一部电影大片,很多人都谈过,郑中华同志在林州就给我谈及此事,我也感觉很有必要。前年有一次,唐兴顺同志陪同省作协主席来林州,我和王军同志一起谈到了林州的文学作品问题,“林州应该有以红旗渠为背景的小说”,过去都是纪录片或纪实作品。 有一段时间,我一直构想去邀请哪位大作家来完成两任书记提出的目标,写一部小说,拍一部大片。可是始终没有缘分去实现,后来我通过阅读许多红旗渠文献、日记、文艺作品,自己对红旗渠的情感更加深入,不由自主地先写了一个故事梗概,从此以后就收不住了,思路就像涌泉一样咕嘟咕嘟地冒了出来。红旗渠是几十万人,用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垒出来的,而文学作品也需要一个文字一个文字“垒”出来,构筑一个文化工程。这其间,许多同志都给了我大力支持。杨贵老书记的叮咛嘱托,丁庆书、唐兴顺同志给我启蒙,已逝的崔福生同志给我期望,上百名同志在没有出版之前,经常给鼓劲点赞,这是我写下去的毅力支撑,在此一并感谢!

    我自己没有读过多少书,让别人读那么厚的书,我有些过意不去,不过我总感觉那不是我写的书,那是前辈们生命的符号,我只是把前辈们用生命书写的无字书记录下来了。就像我们的纪念馆里没有元金堂这个人的名字,但研究过红旗渠的人都知道,他抱着一个将要燃烧的炸药桶跑开,现场的五十多人的生命被挽救,炸药桶没来得及扔掉就爆炸了,致使他本人一根头发丝都没留下。那是在修南谷洞水库的时候,所以纪念馆里不会有记录。

    几百年林州水利史上无论官民,都有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一切文字都是苍白的,如果读《大国工匠》这本小说,仅仅看看封面和封底,甚至从无字句处读书,就能感悟前辈“匠人”的精神实质。林州有很多红旗渠精神的传人,他们比书中描写的有更震撼的事迹和更深刻的思想。林州“匠人”的精神内核在所有林州人血脉中,是再多的文字所不可及的。如果是没有来过林州或是还不了解林州的人,有兴趣的也可以把此书当作走进林州的一把钥匙,花些时间,读一读,了解了解林州,就当是打开林州的一扇门。

( 责任编辑:方敏 )
版权所有:安阳日报、安阳日报新农村周刊、安阳晚报、安阳慈善、大鼎手机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安阳网发布,安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安阳网-安阳日报”或“安阳网”。版权合作联系:0372-256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