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锡匠

2017-09-12   来源:安阳网-安阳晚报
移动发短信DDSJB至10658300,联通发短信3ay至10655885,电信发短信503至106592066订阅河南手机报安阳版(大鼎手机报),3元/月。

    □李恩义

    每说到关羽温酒斩华雄的故事,我就想起小时候大人喝酒,总要把酒盛在锡酒壶中在火上温热,挥发掉甲醇、乙醛等有害物质再喝的情景。走街串巷的锡匠身影,如电影蒙太奇一样在脑海中一幕幕回放。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 我国还没有走出农耕时代, 仍然保留着各种手艺人的活动轨迹,锔盆锔碗锔大缸的、磨剪子戗菜刀的、打铁打锡壶的……凡是农村生活需要的都有手艺人去干,而且技艺让人叫绝。

    冬春农闲是手艺人最活跃的时节,街上不时传来或拖着长音、或抑扬顿挫的叫卖声。有的不吆喝用专用工具代替,于是清冽的梆子声、牛叫似的螺号声,脆响的摇铃声、哗啦啦哗啦啦长串铁片的击打声……组成了农村特有的交响曲,把农村生活渲染得丰富多彩而又富有生机。

    我们村大街上有三棵古槐树,两棵只剩了树皮,树的大部分已没有了踪影,树皮里面沟沟壑壑,似常年流水冲刷留下来的痕迹,又似饱经风霜老人脸上的深深皱纹,显示着它们过往的沧桑岁月,但树皮上的枝叶依然生长旺盛,昭示着不息生命的抗争。

    当中那棵直立的古槐下是一小片空地,古树离主人家南屋墙一丈远,瓦屋比较高大,这里背风向阳,平时是人们聚集聊天的好去处。做手艺的匠人来村后,多选择这个宽敞向阳聚人气的风水宝地。

    打锡壶的匠人一般都是两人干活,往往一个人支摊子,一个人去村里串巷吆喝。等吆喝完了,支摊子的人也把小火炉小风匣等工具摆好了,炉火也在风匣的抽送下,呼呼地吐着火苗。听到吆喝,有的人就拿着坏锡壶、不成样子的暖脚用的壶、破锡脸盆让锡匠重做。

    摊子周围站了一圈人边看边不时议论,我则夹在人缝中看稀罕。没有生意前,锡匠从匣子里取出碎锡片、锡疙瘩放在坩埚里,随着红白火苗不停地包围坩埚,只见碎锡片、锡疙瘩慢慢融化变成银白色液体,如果有人拿来了旧锡器,讲好价钱,锡匠拿起锤子三两下砸扁扔进正在融化的坩埚里,等全部融化,倒进一个专用的夹子里,冷却后,掀开夹子,一个明晃晃的银白色大锡片就出现了。待晾凉后,锡匠用铁剪刀熟练地在大锡片上划着优美的弧线和圆,那动作比几何老师还娴熟,人们还来不及欣赏它的美,锡匠就顺着弧线或圆铰开了。

    两人分工合作,配合默契,一人划线铰片,一人敲打铰好的材料,再把加工品焊接起来,于是一个个锡酒壶、开水壶……成型了。你看那酒壶,有的脖子细长,犹如天鹅颈,壶口似天鹅张开的嘴,似乎在“曲项向天歌”,壶嘴、壶把弯曲得恰到好处,壶肚圆润实在。整尊酒壶如亭亭玉立的典雅美人,壶嘴、壶把左右对称,若舞者甩出的长袖般洒脱飘逸。而下部给人一种端庄富贵之感。整个酒壶就是美学杰作,虽高而不失稳重,给人以美的艺术享受。

    锡匠就是这样走南闯北、风餐露宿,一步一个脚印地传承着古代匠人留下的技艺精华,也把匠人精雕细刻、精益求精的传统发扬光大。现在虽然走街串巷的手工艺人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但老祖宗留下的匠人精神,我们不应该一代一代传下去吗?

( 责任编辑:方敏 )
版权所有:安阳日报、安阳日报新农村周刊、安阳晚报、安阳慈善、大鼎手机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安阳网发布,安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安阳网-安阳日报”或“安阳网”。版权合作联系:0372-256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