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艺术>>邺风
水对山的承诺
发布日期:2017-08-15   文章来源:安阳网-安阳日报   作者:□张山存
移动发短信DDSJB至10658300,联通发短信3ay至10655885,电信发短信503至106592066订阅河南手机报安阳版(大鼎手机报),3元/月。

    阳春三月,与友人再登漏子头。

    从太行平湖西侧,西向坪村北,沿山间小路,向上盘桓。这天,阳光灿烂,登山者络绎。沿途百花笑迎,小草传情,人与自然天然和谐。

    小路尽头,拾级而上,便是太行天路,再顺天路北行,就是我们要到达的目的地漏子头村。太行天路,水泥硬化,通往山外,这是山里百姓战天斗地,改变生存环境的劳动结晶,由于它似一条丝带飘逸在太行山腰,如今也成了太行峡谷中一道风景。走在天路上,眼望蓝天白云,青山逶迤,平湖如镜,呼吸着久违的清爽空气,大家感到轻松愉悦。

    中午时分,已接近漏子头村,不远处,曾经歇过脚吃饭的农家饭店进入视线。半年前来时,店主小杨热情好客,用一手好菜展示着在部队学到的厨艺,母亲打下手,父亲照看着刚会走路的孙女,媳妇站在山货摊前招呼客人。一家三代,其乐融融。山里人家,过得如此,也算滋润。公公婆婆脸上常溢出喜乐的笑容。当我们追溯着往事走到小杨的农家饭店前时,却是一怔:饭店已经无人,房门紧闭,院中枯叶满地。大家不解,春暖花开,登山者众多,为何小杨家的饭店没有开业?是举家迁出了大山,还是家里有了其他事情,抑或小杨到外地创业?饭未吃成,却生出几分猜测。

    歇后前行,约半公里许,在另外一户农家落脚。饭前闲谈,问及小杨为何没有开业,农家大嫂说,小杨死了。去年冬天,他去几公里外的亲戚家帮忙,喝了酒,回来时骑摩托车跌入山谷。死时,他的第二个孩子出生还不满两个月。说者唏嘘,听者扼腕。一个30岁的小伙子,充满朝气,竟死于酒后驾驶。之前的所有猜测,唯独没有这种结果。小杨原本有个妹妹,几年前就因为车祸身亡,家里只有这根独苗,如今他也走了。父母失去儿子,媳妇失去丈夫,嗷嗷待哺的两个孩子失去父亲,一家人皆失去依靠。小杨媳妇,山东济宁人,亭亭玉立,完全奔小杨而来,30岁年华,今后的路程可怎么走啊?

    与小杨的接触并不算多,只是几顿饭的光景。然而,听到他的死,我们还是一时缓不过神来。有为其父母叹息的,有为其媳妇担心的,也有为其孩子可怜的。

    下午返程,杨柳低垂,花草不语,西去的太阳,光线淡淡,少气无力。同行者情绪都有些低落。唉,酒驾猛于虎,何况又是山路,一朝不慎,家毁人亡啊!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没有上漏子头。

    转眼半年,又到了红叶、红柿、红果交相辉映的季节,也是漏子头最美的季节。抵挡不住诱惑,驴友商定,再登漏子头。这次登,有些许变化,沿途险要处,多了一些栏杆。路上又遇几位摄影爱好者,来自南方五省,他们到林州后,拼车同行。我们与远方客人共同赏析了“三红”带来的美好景色,陶醉于大自然的斧凿神功。与客人分手后,我们一行继续徒步前行。走着聊着,话题不知不觉又转到了小杨一家。遭如此变故,父母能否挺得住,媳妇怎样,回山东济宁否?大家有猜有想,众说不一。

    当走到小杨家饭店前时,再是一怔,谁也没有料到,一块醒目的牌子,白底黑字,映入眼帘——“军嫂饭店”。庭院打扫得干净,小杨的父母憔悴了许多,苍老了许多,二老强打着精神在招呼客人。饭店挂出的牌子告诉我们,媳妇没走,用羸弱的臂膀撑起了一个破碎的家。这天,因媳妇去了县城,我们未曾见到她,但我们能够感受到,山东姑娘面对大灾大难所表现出来的坚毅与担当。生活还得继续,有妈妈在,幼小的孩子就不失母爱;有媳妇在,两位老人的希望还在,这个家就没有散。

    吃着主人做的手擀面,联想一年来这一家发生的变故,大家不胜感慨。常说“男人为山,女人为水,山有多高,水有多长”,“军嫂饭店”的开业,或许就是小杨媳妇今生今世的一个承诺。

版权所有:安阳日报、安阳日报新农村周刊、安阳晚报、安阳慈善、大鼎手机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安阳网发布,安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安阳网-安阳日报”或“安阳网”。版权合作联系:0372-2561290。

   责任编辑:方敏
分享到:

上一篇:水 簸 箕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