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艺术>>记忆
父亲的军功章
发布日期:2017-08-08   文章来源:安阳网-安阳日报   作者:□ 施红天
移动发短信DDSJB至10658300,联通发短信3ay至10655885,电信发短信503至106592066订阅河南手机报安阳版(大鼎手机报),3元/月。

    家里有只老式的、那种皮带扣的皮箱,它是父亲当年从部队带回来的唯一物件。由于年代久远,原来浅绿色的箱体上早已有了块块黄斑,但父亲却舍不得丟掉。

    早年间,家里穷,住房小。为防虫叮鼠咬,父亲总是把它放在家中土坑边角衣柜的最上边。母亲常常调侃父亲:“一只破皮箱,还当宝贝蛋儿,也不能当钱花,还占个好地方!”可父亲却置之一笑,视皮箱为宝贝,不许儿女随便翻动。

    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孩,生来淘气,又被父母宠着。小时候我十分调皮,出于好奇,趁父母不在身边,便想解开皮带扣探个究竟,看看里边到底藏有什么好吃的东西。谁曾想,正巧被父亲撞见,随即遭到一顿呵斥。

    越不让看越想看,这反而增加了我对这只皮箱的神秘感。等我长大了,才慢慢知道皮箱里装的是父亲的军功章和他入朝作战时所写的日记和书稿。

    父亲原籍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横县人,抗美援朝前,从老家应征入伍,参加志愿军赴朝作战,后调任宣传干事。在朝鲜期间,作为一名随军记者,他不辱使命,深入前线采访,写出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战地诗歌和通讯报道,鼓舞着前线将士奋勇杀敌。

    对于过去的历史,父亲自回地方后,从未向家人谈起,军功章也从未示人,更未向外人炫耀,他把军功章深藏在箱底。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仅让我看过两次他的军功章,并且都是在我人生十字路口的关键阶段。

    第一次是我高中毕业下乡插队的那年,父亲小心翼翼地从箱底取出那个用红绸布包裹着的军功章,向我讲述了它的来历,叮嘱我:“到了农村不要怕吃苦,好好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争取当一个劳动模范。”在父亲的鼓励下,我经受住了农村艰苦生活的磨炼,还真的没有一次随随便便回过城,偷过懒。

    第二次是我当兵走的那年,我高高兴兴从农村跑到城里向父母报喜。父亲还像上次那样,拿出他的军功章让我看,语重心长地嘱托我:“到了部队好好干,多学杀敌的本领,为祖国、为人民,争取立功作贡献。”在父亲的教诲下,在军功章的感召下,我把军营单一枯燥的生活当成人生的必修课,一待就是四五年,参军的头两年就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我还参加了中越自卫反击战,经受住了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

    退伍返乡后,我像父亲那样,退伍不褪色,继承和发扬部队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刻苦学习和钻研科学文化知识,在较短的时间内成为企业独当一面的业务骨干。

    父亲的军功章像一面镜子,时时照着我所走过的每一段路程;父亲的军功章又像一面警钟,时不时地敲打着我,不要忘记信念,多为社会和人民奉献爱心。

    父亲的军功章,虽说不值钱,但我觉得它比那金钱更值得留恋,它是父亲留给儿女的一笔巨大的精神遗产,它还是我人生的灯塔和指南,它更是我前进的动力和源泉,它将永远激励着他的子孙不忘初心,拼搏向前!

版权所有:安阳日报、安阳日报新农村周刊、安阳晚报、安阳慈善、大鼎手机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安阳网发布,安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安阳网-安阳日报”或“安阳网”。版权合作联系:0372-2561290。

   责任编辑:方敏
分享到:

上一篇:古田会议决议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