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艺术>>艺苑
木槿花开
发布日期:2017-07-17   文章来源:安阳网-安阳晚报   
移动发短信DDSJB至10658300,联通发短信3ay至10655885,电信发短信503至106592066订阅河南手机报安阳版(大鼎手机报),3元/月。

    □任莉芬(文峰区)

    离开西苑已有数日,渐渐地想起那三株木槿。

    认识它们还是在去岁的春天。西苑的花草开始返青吐翠,大叶、小叶、阔叶、针形叶、锯齿叶一起竞舞,一派生机勃勃,路过西苑就会驻足流连,嗅着崭新的味道,那刚刚经历过寒冬的心也随之生动起来。

    满眼的绿色看多了也会有视觉疲劳的。于是,就发现了隐在翠山绿海中的那三株干枯的身躯,赤裸裸地坚韧着,毫不羞赧地展现着它们那一根根青筋和枯瘠的面容。造物主遗忘了它们,还是它们忘记了成长的时令?禁不住掐一下它的枝干,问问它:“嗨,你还好吗?”可惜,它的枝干太过严实,以至于连一滴树液都不曾挤出。看着树身上缠绕着的不知何方植物去年留下的枯藤,干枯孱弱,恨不得将整株树刨起移走,丢到垃圾场里。已经失掉生命力的它们,怎配呆在春天里与春风共舞?

    那时的情景,连问一下它名字的兴趣都没有,更何况身边也没人知道它的名字。每当经过,人们就会用手指着它笑道,“这是什么树呢?这么麻木?”然后在它的身上做一番生死验证,无功而返,只留下一串与它无关的说笑声。试想,谁会去真正地关心一株树呢?尤其是春天到了仍不懂承欢的树。还好,它总算有了绰号:麻木。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西苑的榆叶梅率先开出了惊艳的花朵,蜜蜂蝴蝶嘤嘤嗡嗡,围着它忙个不停。紫荆树也开花了,一串串紫穗挂满枝头。后来,樱花朵朵,巧笑倩兮,美丽的身姿走进了诸多摄影家的镜头里,将人间春色展现得淋漓尽致。后来,花谢花落了,红粉花瓣一层层铺满了雨后的泥土,装点了无数惜春叹春者的梦。是的,春太短了!

    仿佛一夜之间,那三株原本干枯的身躯却陡然爆发出新意,细嫩的叶芽遍布了全身,仿佛一只只小手向这个世界伸出了簇新的邀请。它身上缠绕着的那根枯藤反倒成为它的饰物,似乎妩媚起来。

    需要为“麻木”更名了,挤过脚下葱茏的四季青,来到了它的跟前,可算在它的颈项处发现了巴掌大的塑料标牌,虽然被日月风雨侵蚀成淡黄色,字迹早已不清,但还能依稀辨出两个大字:木槿。

    在众多关注的目光中,它很争气地长起来,直至拥有了一身茂盛稠密的行头,肥厚地招摇在每个雨后的清晨,每个阳光闪烁的午后,每个倦鸟归林的黄昏,每个星光满天的深夜。

    月季花的甜香弥散过后,夏至已至。骄阳四射,热气骤然。经过木槿树时,但见它突然开出了满身的花朵,淡紫、优雅。无人修剪,自己生成的圆形玲珑的枝头,配上它细瘦而结实的主干,俨然刚刚挑了红盖头的新娘,娇艳流转。

    此时,在西苑一片苍翠中,倒只有它明艳照人。不禁想到了敦煌壁画反弹琵琶的飞天舞姿,想到了逆袭成功的勇士,想到了大器晚成的那些人。

    唐代戎昱在《题槿花》中写道“自用金钱买槿栽,二年方始得花开。”槿花的独特可见一斑。“木槿花开畏日长,时摇轻扇倚绳床。”是唐代钱起的诗句,诗的题目是《避暑纳凉》,可见,木槿是夏天的花,它专为夏天而来,怎会动摇在几缕春风里呢?

    今夏,它任性地在风中摆弄着叶子,我忍不住一遍遍地问它:“你准备啥时候开花给我看啊?”直至离开的时候,它仍旧无动于衷,自顾自地梳理着浑身的叶片。

    这会儿,室外三十九度的高温,它一定是花团锦簇了。我想,我该去看看它了。

版权所有:安阳日报、安阳日报新农村周刊、安阳晚报、安阳慈善、大鼎手机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安阳网发布,安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安阳网-安阳日报”或“安阳网”。版权合作联系:0372-2561290。

   责任编辑:方敏
分享到:

上一篇:夏蝉

 
·图片新闻